【繁花】你有舊友相知深

 
【繁花】你有舊友相知深
2019-04-26 17:40:29 /故事大全 /被圍觀

楔子

不知道是過去的第幾個中秋,今年我又收到你的祝福短信了。

塞得滿滿的收件箱,一眼掃過去就看到了“陳北昂”三個字——你的名字。

時隔多年,我終于能修煉到收到你的訊息而面不改色,雖然心中還是輕輕一動,但依然能以平靜的姿態點開。

短信沒有什么實質內容,是一轉發就一大片的那種祝福短信。我三兩下劃到了最末,尾端一行字卻撞進眼中——孟南竹,我很想你。

我勾起嘴角笑笑,摁滅了手機。

陳北昂,多么讓我懷念的一個名字啊。

你與我,陳北昂和孟南竹,一北一南,青梅竹馬,兩小無猜。

然后,老死不相往來。

你應該知道的,其實從前的我,遠不如現在這么灑脫淡定。

我和你生在同一條巷子,從幼兒園開始,我們就形影不離,后來上了同一所小學、初中、高中。我的人生軌跡,與你重疊了將近四分之一。

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,我的心里眼里滿滿地都是你。大概,這就是所謂日久生情吧。

我們每天一起上學,一起回家,哪怕是吃飯都同進同出,同學們都開玩笑,“陳北昂,要不是知道你有女朋友,我都覺得你倆是一對兒了。”

每每說到這里,他們都會戲謔地瞇起眼睛,用一種悄聲又八卦的語氣說,“哎,你說老實話,是不是你的歷任女朋友都是走走過場,只有孟南竹是你心中的白月光?”

包括你的女朋友們都會質問,你和我到底是什么關系。

你偏過頭,一概不予理會。被問得煩了,你會不耐煩地擺擺手,“不就是青梅竹馬么,我兄弟啊!”然而沒有人信。

其實也對啊,他們會這么想也沒錯,誰讓你換了幾任女朋友,我卻都還在你身邊。

但只有我知道,你說得是實話。

你把我當至交好友,當親人,當兄弟或是妹妹,但從來沒考慮過喜歡。

于是喜歡二字,長久以來被我深埋心底。我以青梅竹馬的身份陪在你身邊,看著你換了一個又一個女朋友,陪著你渡過了一年又一年。

你開心時我陪你開心,你難過時我開解安慰;你逃課我都要想辦法幫你圓過去,事后還要幫你補習;即便是你交了女朋友,有事第一個想到的還是我。

我把自己活成了你的附屬品,換取來了在你生命中至關重要的地位。

我有些開心,但也有些難過。

又是不知道哪一天,你跟不知哪一任女朋友提出分手,她的哭聲響徹整個高中教學樓。

我懨懨地趴在欄桿上,你遞來一瓶汽水,“這又是怎么啦?怎么沒精打采的?”

我悶聲回答,“你這樣,是不對的。人家哭得多傷心啊。”

你驚訝地瞪大眼,“喂!她有錯在先啊!明明是她先背著我跟高三那個叫什么來著的學長偷偷約會,我只是沒說出來而已啊!”

大概是年少輕狂不識情字,你居然一點難過的表現都沒有。我搖搖頭,嘆氣,“那好吧。”

你看了我許久,忽地一把捧住我的臉,說來不怕你笑話,其實當時我心跳加速,臉都紅了。

但事實證明,是我想太多。你手掌忽然用力向內壓,我的臉被你揉來揉去揉到變形,之后你還嫌不夠,又用手指捏著我的臉向外拉。

“好啦!現在你有沒有開心一點?不要這么蔫啊!”那時候,你的笑容比陽光更燦爛,你的眼神比溪流更清澈。

“……”你覺得,你這樣,我會開心?

你自然而然地牽起我的手,“走!請你吃東西,學校對面新開了一家炸雞店,超好吃!”

好吧,我會開心!

以我對你的了解,你一段戀愛跟下一段戀愛之間并不會間隔太久。

果然,忽然有一天,你拿著一封信來找我——那是一封情書。我當然不會自作多情地以為那是你給我的,畢竟別人寫給你的情書,每一封你都會逼著我念出聲。

不等你嘚瑟,我先開口,“又收到情書啦,要我幫您念么?還是等您先嘚瑟完,我再念。”

你故作深沉地搖搖頭,“你認識童夢瑤嗎?”

我一愣,“校花?又不跟咱們一個班,人家還算是風云人物,我怎么會認識人家?”但下一瞬,我明白過來,“校花給你寫情書了?”

你得意一笑,“聰明!”

校花?好吧,反正不論是誰,總不可能是我。

你雙臂搭在欄桿上,痞氣地笑笑,“童夢瑤倒是我喜歡的類型。”你喜歡的類型?我當然是知道的,文文靜靜,長發大眼,白色長裙。

“哦。”我移開目光,不再說話,回家卻默默地翻箱倒柜,收拾打扮。

其實我很明白,我和班花之間的差距并不是換個裝束就能及得上的,但不知為什么,就是突然想這樣,沒有理由。

第二天一早,我早早換上了壓箱底的白色長裙,常年扎著的馬尾散了下來,直到你來敲門,我才提著媽媽準備好的兩杯牛奶跨出門去。

看到我的第一眼,你愣住了,半晌才回過神來。

其實當時我一顆心跳得快要炸裂,但強裝淡定,“怎么了?不走么?”

你呆愣愣地點點頭,接過我遞去的牛奶,“啊,走。”

我至今還記得那條路上的所有細節,那天陽光很好,有鳥鳴花香,有綠葉清風,我們兩個一路上靜默無聲。

你三兩口喝光了牛奶,還要搶我的那一杯,順著我喝過的地方飲了下去,還用余光偷瞄我。

你不知道,當時的我,有多快樂。

你還是和童夢瑤在一起了,我早已料到。

這一次,你出乎意料的認真。

我們不再形影不離,早晨你提前起床,坐車去童夢瑤家門口接她上學;放學后會把她送進家門再獨自回家。

我開始真正一個人了。

我以為我會很難過,但出乎意料地,我比我想象中要淡定地多。每天一個人上下學,一個人吃飯,好像也沒有什么好不習慣的。

現在想來,大概就是在那時候,我下定了要離開你的決心吧。

張愛玲說,“遇見你,我變得很低很低,一直低到塵埃里去,但我的心是歡喜的,并且在那里開出一朵花來。”

但我心里不歡喜,是苦澀的,更開不出花來。

所以,還是再見吧。

過了兩三個月,你忽然在大晚上的給我打電話,語氣郁卒,“陪我出來吃點東西唄?”

我內心平靜,“好。”

你帶我來到了街邊的烤串攤,還點了三瓶啤酒,沒我的份,你自己全干了。

我旁觀你借酒澆愁,“怎么了?”

你突然笑了,似乎完全沒有醉,又好像醉得一塌糊涂,“你說,童夢瑤她到底喜不喜歡我啊?明明是她先跟我告白的啊,可她怎么是這樣的呢?”

“我感受不到一點點她對我的喜歡,她的心好像完全不在我身上似的。”

我用紙巾幫你擦去嘴角的油漬,“聽不懂,你舉個例子。”

你頹廢地垂下頭,“比如?比如說……在一起這么久了,每天我們都一起吃飯,我把她的喜好摸了個透徹,她卻連我愛吃什么不愛吃什么都弄不清楚,連我最喜歡打籃球都不知道。”

你忽然又抬起眼,眼神亮亮的,“要是有一個姑娘,能比我自己還了解我,對我比對自己還好,我一定會好好愛她,寵著她,絕對不會辜負她!”

也不知道為什么,這一刻我的內心出奇地冷靜理智。我眨眨眼睛,“你最喜歡吃肉,尤其是紅燒肉;最討厭西蘭花、洋蔥。以及,從小到大,我對你不好么?”

你一愣,“嗯?”

我笑笑,“也沒什么,只是……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,但是現在決定,今后努力不再喜歡你。”

假如不告別你,我會繼續做你的附屬品,待在塵埃中希冀著你的回顧,你偶爾的一個目光,我就會開心很久很久,但也不敢再奢望更多。

這樣的未來,太可怕。

從那天起,我努力讓你退出了我的生活,也不再主動接近你的生活。

晨時黃昏,我都只拖著自己長長的影子,踽踽獨行。

起初,你經常找我,我始終避而不見。抱歉,我只是害怕,一旦跟你接近,我又會情不自禁變成原先的模樣。

后來,你大約是也懂了,就不再靠近,只是偶爾送來的關心讓我心里暖融融的。

我時常從別人那里聽到你的消息,你和童夢瑤分手了,你又交了新的女朋友,你大學考到了上海,你畢業找了什么工作……

我大學考去了四川,畢業后就留在這里工作,常年見不到你一面,但似乎我們彼此的現狀都能通過各種渠道送到耳邊。

這樣遠遠的關懷,很好。

手機不斷有收到短信的提示音,我想了很久,回復你:我也是。

離開了那么久,我想我該放下了。

陳北昂,我該回來了。

所屬專題:
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,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!

 
搜索
 
 
廣告
 
 
廣告
 
故事大全
 
版權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
重庆时时冷热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