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繁花】送你一朵格桑花

 
【繁花】送你一朵格桑花
2017-01-28 20:29:03 /故事大全 /被圍觀

推開窗,窗檐上的風鈴奏響,升起的朝陽灑在臉上。我閉上眼深深呼吸,好像聞見了盛開的格桑。

one

我剛從高原來云南讀小學的時候,說不好普通話,被人鸚鵡學舌笑話不少。那時候的顧恒就像只護崽的小公雞,擋在我跟前,狠狠教訓了取笑我的人:“誰還笑話秦天,我就把他打得滿地找牙!”

顧恒是我來南方的第一個朋友,我很開心他保護了我,更開心他還會教我普通話。

記憶里,每個放學后的黃昏,公園的長椅上總多了兩個人影。顧恒訓練我說話的方法很簡單,就是一遍遍念課文。

念錯一次就彈下腦門心。

后來我普通話學好了,放學后去公園的習慣卻保留了下來。

紅霞過后,星辰閃爍。顧恒叼了根狗尾巴草望向天空:“秦天,你的夢想是什么?”

我盯著最亮的北斗星,很篤定:“雪域醫生。”

“因為你爸爸是雪域醫生么?”

我點頭,聽見他舒了口氣,偏過頭:“你呢?”

“我啊!”顧恒沖我一揚嘴角,“我想攝影,拍下最美的星空送給你。”他伸手向天空,好似真抓住了星辰。

two

顧恒很有攝影天賦。

后來上高中,大家周末不是逛街或者補習的時候,他常拉我去一些風景獨美的地方拍照片。

只不過,鏡頭下的女主角不是我。

4月15云弄峰下。夜間的蝴蝶泉清冽似鏡,殘月入鏡,拋灑出淡淡的銀。余雅蜷縮在泉邊的青石上,她散開的裙子下擺浸入水中,浮出朵白蓮。

“我還要保持這姿勢多久啊?”余雅手腳僵硬,精致的小臉都皺成麻花。

顧恒沖我狡黠一笑,故意拖延:“就好,就好!”

余雅一見我給她使眼色,也就知道怎么回事:“顧恒你敢耍我!”

她張牙舞爪撲了過來,顧恒眼見不妙,將單反扔進我懷里:“秦天,你又出賣我!”

我站在岸邊,笑著看打鬧的兩人。短發飛揚的余雅,穿著白襯衫的顧恒,他們像極了《螢火之森》里的竹川螢和阿銀。

一種莫名錯覺驚得我愣住。

腳下一個踉蹌,不知打鬧過程誰推到了我。眼見就要落水,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:“小心!”

一時間水花四濺,身上的顧恒倒吸了一口涼氣,我慌忙撐起他。四周萬籟俱靜,他眉頭輕蹙,細流般的淡銀淌過眉峰,睫毛,鼻梁,落回弓形的唇上畫滿一輪月。

我的心突突地跳。

“噫……”

顧恒與我循聲望向岸邊,余雅意味濃濃的笑容窘得我倆滿臉通紅。

three

那晚,顧恒拼死保護的單反仍舊不幸落水。我翻出所有的生活費,想要賠他,可顧恒只是笑著揉了揉我的頭,沒有接。

他后來每個周末都跑去肯德基兼職賺錢,我也跟去了。

肯德基1個小時7塊錢,不知道何時才能換上4位數的單反機身。我將媽媽打過來的生活費和兼職工資攢在一起,除了吃飯,一分錢也不愿花。

兼職完,傍晚回家,路過小店,想著余雅的生日快到了,我拉著顧恒走進商店。

選定禮物后,趁著顧恒在挑選的時間,我隨意閑逛,無意間看到水晶柜臺里的一條項鏈,是星辰。

我直勾勾地盯著它,以至于顧恒走到身邊我都沒發現。顧恒舉著手里的哆啦A夢模型,尷尬一笑:“你們女孩都喜歡這種?要不然換個買吧?”

看到300的標價。我搖了搖頭:“哆啦A 夢也喜歡!”

余雅生日那天,聽說半夜會有仙女座流星雨,我們一起上了云弄峰。

當流星雨劃過,余雅許愿希望考個好大學。顧恒說希望大學能繼續攝影。

目光落到我臉上。

我一笑:“希望畢業不分開,我們永遠在一起!”

four

年少時候說永遠一起總是很簡單,可時光在走,說出口的話也會隨著時間發酵,變得面目全非。

畢業那會,爸媽已經打了好多通電話讓我回西藏。

納木錯湖靜謐的夜景,香格里拉蓬勃的日出,加拉白壘峰的茫茫云海,羊卓雍錯的柔美晚霞,還有稻城亞丁的牛奶海。我收到媽媽給我寄的照片了,還有一小把格桑花的種子。

格桑梅朵在藏語里是幸福的意思。她告訴我,她希望一家團圓!

可那時候,我覺得幸福就是媽媽去西藏陪爸爸,就是螢火之森里的竹川螢想留在妖怪山上陪阿銀,就是,我想留在南方陪顧恒。

我將高原的花種在南方的土壤,執著又幼稚地等待花開。

顧恒跟我說要慶祝畢業那晚,讓我去小公園找他。

等待夜晚的時光,我趴在窗臺上看我的格桑,竟迷迷糊糊睡著了,夢里是一片盛開的格桑花田,漫天的格桑在星海中就像飛旋的蝴蝶。我看見顧恒低頭輕觸含苞的花骨朵,就像輕觸少女的柔唇。

嘩啦啦,風鈴掀起我的睫毛,醒來只看見花盆里的芽尖。我一驚,倏地抱過花盆。

不管是不是錯覺,我就抱著那一盆發芽的格桑走向公園,小心翼翼地,如同這么些年一樣小心翼翼。

月光拉長了兩個人的影子。

顧恒和余雅坐在公園的長椅上,不時有傳來笑聲,仿佛說著世間最美好的話。忽然,顧恒遞了一個錦盒給她,余雅從盒里拿出的東西閃了我的眼。

那是,星辰項鏈?

哐當!手里的花盆碎了。

“誰啊?”

“是貓吧!”余雅的聲音截斷了顧恒的企圖靠近。

我躲入草叢,捂住嘴,死死捂住。

云南的格桑開不了,我要回西藏。

five

夜深,我一件件收拾行李,隔壁與我相對的窗子忽然響起聲音:“秦天?今天怎么沒來小公園?”

我微愣了一下,并不搭話。

直到收拾完,我站起身子。顧恒竟還站在那邊窗口。

見他臉色不太好,我舉了舉手里的衣服:“我要回西藏了,要收拾行李。”

顧恒嗓音忽然變大:“西藏有什么好去的,不是受不了高原反應才來云南,現在又干嗎要回去?”

意料之外的生氣,生氣的都讓人誤會。我一笑:“現在的我,不是當年的小女孩了。”

“那我們說好一起的?余雅生日那次……”

才不想聽到余雅,我賭氣似地提高音量:“我爸媽都在西藏!我爸希望我能接任他成一名雪域醫生。”

他被我一番話噎住,臉色憋得通紅。我眸間微閃,攥緊了衣裙。

良久,見顧恒不再搭話,我再度笑了:“你不希望我去嗎?”

只有自己才知道這一句試探耗費了多少勇氣。

隔壁不知有什么砸地一響,隱隱反射了些亮光,好似,星辰?

顧恒的目光從地上緩緩落到我臉上,冷哼:“你想著回西藏還不如多想一想精進醫術,不是能救更多的人?”

對面的燈啪地暗了,他生氣了,很生氣!

我一愣,皺巴巴的衣裙緩緩散開,也散掉了整個青春的春暖花開。

six

那是我們認識以來第一次吵架,不同于余雅,我的賭氣沒得到他的原諒。

顧恒不再理我,投身一份又一份兼職。他是為了賺錢買單反,但我猜,他更是討厭我了,討厭我這個謊話連篇的匹諾曹。

錄取通知書收到的時候,我等在機場。

手機打了好幾通電話,都是關機。聽見廣播的聲音,我看了眼手機屏幕上的名字,笑了笑,我因為他的一句話改變了遠行的方向,卻不能與他揮手道別。

關掉手機,我與余雅擁抱道別。叮囑她轉交給顧恒買的單反后,我抬頭看了一眼云南的天空。

戀上一個人,就會戀上一片天,費城該不會有這樣的天了。

再見,云南。再見,顧恒。

一架飛機,將我們留在兩個地方,一個在費城,一個在云南。

seven

4年的國外生活,我在國內攝影論壇上認識了一個朋友,每個格桑盛開的季節,他總是給我拍好多照片,但我們從未見過面。后來我從國外回來。天藍地闊的雪域高原,我穿著寬腰長袖的曲巴,如愿和我的父親一樣成為一名雪域醫生。

接到余雅結婚請柬,我回到云南,參加了蝴蝶泉邊的婚禮。

余雅依舊美麗,少了一分少女的萌動,多了一分女人風姿。

寒暄起當年,聊到顧恒的時候,她遞給我一本厚厚的影集。

一頁,一頁,全是盛開的格桑。網上聊天的時候我就猜測過那個拍給我格桑的人,到現在,心里約莫篤定了:“是他。”

“非得等你回來,他才讓我說,你們倆呀——”余雅搖搖頭,翻過格桑花,指著后面我不知道的一頁頁,我的睡顏,背影,甚至只一瞬間的回眸,全是十幾歲的我。她說顧恒約在小公園那次是要給我告白。她說顧恒這些年一直留在西藏。她說顧恒在等我回來,等我學好醫術變成合格的雪域醫生再回來西藏。顧恒不想打擾我追逐夢想。

青春的這場萌動,我們都太過珍惜,太過小心翼翼。

余雅狡黠一笑,沖我身后揚了揚下巴:“喏,他來了。”

我扭頭。

時隔4年,顧恒穿了一身筆挺的西裝,笑得依舊燦爛如陽,而我卻捂住嘴痛哭流涕。

錯過的青春里,就像他不知道我會為了他一句話改變遠行的方向,我也不知道他曾經拍過我這么多張照片,趁我睡著,趁我背身,趁我晃神。

多少個瞬間,他記錄了我們的青春。

eight

曾經我覺得我與顧恒之間隔了一座迷霧重重的山林,他不從山林深處走出,我也找尋不到他的方向。于是,在漫無邊境的迷霧中,我只好在原地等待,等待他主動從迷霧那端走出,牽起我的手,一起去看格桑花開。

而今看到漫山的格桑花開,我才明白他那時不是不愿意走向我,而是迷霧遮去了星辰,我們都迷路了。幸而,兜兜轉轉4年后,他還坐我身邊陪我看雪域高原的燦爛星空。

伸手一抓,星辰落入他指尖。顧恒遞給我那一條星辰項鏈,笑道:“遲到的禮物,還記得嗎?”

那一瞬,好像什么迷霧都消散,只留有耀眼星辰在夜空中灼灼閃爍。

我笑,他也笑。

兜兜轉轉這些年。

迷路的靈魂,歡迎你旅行回來。

所屬專題:
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,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!

 
搜索
 
 
廣告
 
 
廣告
 
故事大全
 
版權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
重庆时时冷热号 秒速时时彩开奖视频 手机好的赚钱项目 汪营泡粑赚钱吗 旺财赚怎样赚钱是真的吗 青海快3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静心阁单双中特 捕鱼大师手机版 男的让女的努力赚钱 极速飞艇开奖记录 姿彩彩票网址 一八年白小姐旗袍图纸 我的世界模拟城市怎样赚钱 河北11选五历史记录 下载贵州快三 网络老虎机ip很重要 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