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救我的人 成了我最恨的人!(深度好文)

 
那個救我的人 成了我最恨的人!(深度好文)
2019-01-09 15:51:47 /故事大全 /被圍觀

羅迪克是一個英國戰俘,一次他不幸被俘。

和許多戰俘一樣,他被押送到了一座德國集中營。

集中營里有近千名戰俘,全部是英國戰俘。他們被迫忍受著非人待遇,天天像牲口似的,從事著沉重的勞動。

幸運的事,羅迪克是英軍一名汽車兵,德國集中營的納粹兵里缺少汽車兵,就在集中營的戰俘中招募司機。

當然,其實戰俘里也有不少汽車兵,但卻沒人愿意為納粹開車。因為,開車的任務是,專門運送每天被餓死或被殺害的戰友。

但是,羅迪克對此卻有很高的熱情,他表示自己很樂意干好這件事。

羅迪克終于當了納粹司機,然后變得粗暴殘忍。不僅對戰俘們吆五喝六,拳打腳踢。甚至,有的戰俘明明還沒死,他竟會扔他們上車。

顯然其它戰俘們非常憎恨他,并以各種方式警告羅迪克,羅迪克聽后,依然我行我素,戰俘們惡狠狠罵他:賣國賊,走狗。

此時納粹卻越來越喜歡羅迪克,羅迪克獲得集中營的高度信任。一開始,羅迪克駕車出集中營的時候,納粹兵一定會押車,監視他的舉動。后來納粹索性由他一個人出入了。羅迪克的戰友也在暗地里襲擊他,好幾次他險些被昔日戰友打死。

在一次被瘋狂地毆打之后,羅迪克永遠失去了一只手,同時也失去了利用價值。再也無法繼續開車的他,像扔破麻袋似地,被納粹拋棄了。

沒有了納粹的保護,羅迪克陷入了戰俘們無情的報復之中。一個雨天,他在孤獨凄慘的境況下,死在了集中營一個陰濕的墻角里。

六十年過去了,羅迪克家鄉的人們,似乎早已不記得他了;羅迪克家族的族人,好像刻意在回避著關于他的一切。

羅迪克就這樣被淹沒在了歲月的塵埃里。

然而忽然一天,英國一家發行量不小的報紙,報紙顯著的位置上,登載了一篇題為《救我的人,是我最恨的人》的文章:

集中營里有一個叫羅迪克的叛徒,甘愿為納粹賣命。那天,生病的我并沒有死,他卻強行把我扔上卡車,對納粹說準備把我埋掉。

可是,令我震驚的是,車到半路,羅迪克停了車,扛起奄奄一息的我,放到一棵大樹的隱蔽處,并留下了幾塊黑面包和一壺水,急促地對我說,如果你能活著,請來看這棵樹。然后,他就急匆匆開車走了。

登載這則篇幅很短的故事不久,報社陸續接到不少電話。

無一例外,打電話的人都是二戰老兵,而且是曾經不幸成為戰俘的老兵。

令人不可思議的是,無一例外,這十二位來電話的老兵,來自同一座集中營,那座羅迪克所在的集中營。

十二個老兵敘述的故事,幾乎都是報上登載的那個故事的翻版:他們被羅迪克放在一棵大樹下,然后,因此而死里逃生。

尤其令人注意的是,每當羅迪克駕車離開時,對每一個戰友說的都是,如果你活著,請來看這棵樹。

編撰并推薦登載這篇稿子的,是一位從戰爭中走過來的老編輯。憑職業嗅覺,敏感的他判定,這棵被羅迪克反復提到的樹,一定大有內容。

老編輯立即組織了十三位老兵,沿著當年死里逃生的路線,去尋找那棵無法判定是否還存在的大樹。當一行人來到目的地,山谷依舊,大樹依舊。一個老兵率先撲進大樹的懷抱,啜泣中,他在樹洞里找到只早已銹蝕了的鐵盒子。

當人們七手八腳取出并打開了盒子。一本破損的日記本和很多張泛黃、發霉的照片赫然呈現在大家眼前。

他們小心翼翼地翻開了日記本:

所屬專題:
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,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!

 
故事大全
 
版權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
重庆时时冷热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