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法醫

 
我是法醫
2019-06-18 16:29:42 /故事大全 /被圍觀

作者:臉叔

同事王猛周一剛上班就在查一起失蹤案。

一名女老師失蹤兩天,王猛跟隨家屬去女老師家查看。結果,在女老師家有意外發現,警方立刻封鎖現場,我和李箏也帶著工具趕到。

入夏后,氣溫節節升高,太陽火辣辣的,我們從外面進來,出了一身汗。除了派出所的同志,還有兩個身著便裝的男士等在房間的警戒線外,一個比較年輕,一個四五十歲的樣子,應該是失蹤者家屬。

室內還比較涼爽,我一進門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香水味,嗆得鼻子發癢。

“她男友昨天來過,沒發現異常。”王猛壓低了聲音,凝重地說:“但我剛才看了衛生間.......”

我和李箏緊隨王猛來到衛生間。王猛打開勘查燈,地面散發著大片藍色的熒光,我感覺渾身的毛孔猛地一縮,不由地伸手摸了摸后腦枕骨。

李箏驚訝地看著地面,“潛血藍光試劑?”

王猛點了點頭,指著洗手盆下方的一小滴紅色斑點,“一開始只是發現了它,沒想到灑了潛血藍光試劑后,發現了大片潛血,這才趕緊封鎖現場,叫你們過來。”

地上的藍光面積幾乎覆蓋了整個衛生間,這應該是第一案發現場。

我們現在主要用潛血藍光試劑檢測被清洗過的犯罪現場的潛血痕跡,和血痕的定位。這種新的化學制品基于魯米諾配方,加入了專利的添加劑,經特殊工藝處理后,提高了潛血顯現靈敏度,可在同一血痕處多次重復噴灑,每次都能獲得同樣的熒光效果,而不改變DNA的測定結果。

【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或下一篇】

王猛介紹說,失蹤的房主叫張小琴,是程錦中學的一名女教師。現在等在門外的是她的男朋友朱浩和學校校長。

今天周一,張小琴沒去上課,事先也沒有請假。張小琴平時一個人住在家中,據朱浩反映,周六中午他曾見過張小琴一面,周日下午給她打電話就打不通了。

另外,張小琴從小在孤兒院長大,沒有直系親屬。

其實現有的證據并不一定能說明張小琴出事了,血跡不能確定是誰的血,也不能確定是不是人血。

可在客廳噴灑潛血藍光試劑后,地面同樣呈現出大量潛血痕跡,我們的心情愈發沉重。

那些血跡存在多種形態,既有滴落狀血痕也有擦拭狀血痕。我和李箏站在角落,王猛把所有房間都噴灑了試劑,過了一會兒,我們開始觀察。

所屬專題:
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,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!

 
搜索
 
 
廣告
 
 
廣告
 
故事大全
 
版權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
重庆时时冷热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