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蹤的女生

 
失蹤的女生
2019-07-15 21:51:34 /故事大全 /被圍觀

1。遭遇兇案

這天清晨,逃學的蒼溪百無聊賴地晃蕩在護城河的河岸上,她兩次經過一個男人的身邊,卻發現他依然一動不動地躺倒在地上,這時,她才發現了異樣——他死了。

在警局,蒼溪被要求接連N次重復遇見尸體的那幕。

警察大叔好像并不相信她說的話似的,一次次地問她:“你認識這個人嗎?為什么逃課?那節課是什么?昨天晚上在哪兒?有誰可以作證?”

警察大叔還說:“13%的報案者也是嫌疑者。”

一整個上午,蒼溪覺得很累,比聽課還累。所以,她干脆閉上了眼睛,不再開口回答一句話。

事實是,蒼溪昨晚沒有住在宿舍,她和她的老師費斌在一起。蒼溪沒辦法讓同學證明自己昨晚睡在宿舍,她甚至許久都不住在宿舍了,宿舍的其他女孩,都在背地里說她是被包養的二奶。她懶得計較,就懶得再回去,甚至懶得上課了。

而費斌會來給她證明嗎?

費斌接到她的電話后,很生氣地問:“什么?你為什么要管那個死人?你管他做什么?沒事兒找事兒嗎?我最近正在評職稱你不知道嗎?這樣的緊要關頭你給我添什么堵?”

下午,蒼溪才從警局里出來。在出來之前,她知道了那個尸體的名字。他叫武生,26歲,曾經是一個舞者。

到了傍晚,費斌打電話來,蒼溪沒接。再打,她直接摁掉了。費斌又打了幾個,終究放棄了。他那個年紀的人,能放棄的東西不多,她是不多中的一個。

費斌是蒼溪的老師,教文藝心理學,講起課來,滿面生光。蒼溪就是因為講臺上他的魅力才愛上他的。

費斌比蒼溪大一輪兒,他們都是溫順的羊,他們吃一樣的草。費斌對蒼溪開始是好的,他不算老,不用嘆息她的年輕他的遲暮,他只是感謝她不要任何回報的身心交付。費斌的回報已經給了另一個女人,他的妻了,給了8年。

所以,當蒼溪一次次地掐斷費斌的電話時,費斌只是苦笑了一下安慰自己,小女孩兒氣性大,過兩天就好了。

這個傍晚,他決定回家去,妻子和兒子去旅行了,后天回來,他要回去把家里打掃一番,營造一些煙火氣。

所屬專題:
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,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!

上一篇:良心販賣所
 
搜索
 
 
廣告
 
 
廣告
 
故事大全
 
版權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
重庆时时冷热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