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前妻約會

 
與前妻約會
2015-12-19 12:57:09 /故事大全 /被圍觀

中考第一堂監考完,由于中午時間短、家又遠,我就在考點外的小公園看報休息,等下午的那堂考試。

“你知不知道,思念一個人的滋味,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……”巫啟賢悲慟的《思念誰》響起,提醒我有電話來了。

難道是老婆忘了,又習慣性地打電話叫我吃午飯,早上走時我說過不回家的啊?我邊想邊摸出手機,一看來電顯示,不是妻子的,但號碼陌生卻又熟悉,是她!是前妻。

前妻6年前和我離了婚,后來就斷了聯系,只知道她義無反顧奔向的新生活并不理想,只知道自己經歷了一段刻骨銘心的痛,然后幸運地遇到了現在的妻子。

“你知不知道,忘記一個人的滋味,就像欣賞一種殘酷的美,然后用很小很小的聲音,告訴自己堅強面對……”鈴聲仍在響,我卻猶豫著。

和前妻的結緣可以說很浪漫,那一年正是《戀曲1990》流行的時候。在市中區舉辦的文化藝術節上,學音樂出身的前妻用一首《小背簍》征服了所有的觀眾,也征服了我。拿了交誼舞一等獎的我和獨唱一等獎的她產生了戀情,兩人一路唱著、跳著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后來,活躍的前妻漸漸不滿足平靜的生活,不滿足捉襟見肘的收入,不滿意我頭無烏紗,最終選擇了新的生活新的人。

她來電話干什么?離婚后,在相當長的時間里,我默默地等她的電話,想聽到她的聲音、她的歌聲,看到她熟悉的身影,期望著她回心轉意,可奇跡最終沒出現。這種期待只是支撐我走過了一段落寞的歲月,直到再婚。

“你知不知道,痛苦的滋味,痛苦是因為想忘記誰……”鈴聲又一次響起,似乎在強化著誘惑,直覺告訴我,接電話也許會干擾我平靜的生活,可內心深處沉寂了幾年的那份情愫,此時卻與鈴聲發生強烈的共振,指揮我的手顫顫地按下了接聽鍵。

“喂,新兒嗎?”她的聲音依舊那么甜美,還用著我們婚內的昵稱。

“嗯,什么事?”我的聲音發干,還有些沙啞。

“想請你幫個忙,我的身份證丟了,到派出所補辦,需要用以前的戶口本和房產證。”

聽她這么一講,我有些如釋重負,但又有點莫明的失望。和她結婚后,一直住在媽的老房子里,她走時并沒把戶口遷出。這事一度讓我玩味,覺得她對我們的婚姻還有些留念,不過,這幾年我已把此事忘了。

“什么時候要?”我的聲音已恢復鎮靜。

“今天下午行嗎?”

所屬專題:

更多精彩,請點擊:約會 前妻

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,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!

上一篇:我要當網紅
下一篇:合租愛情
 
搜索
 
 
廣告
 
 
廣告
 
故事大全
 
版權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
重庆时时冷热号 头彩娱乐首页 白金岛怎么赚钱 网易老时时彩开奖 会员代理赚钱吗 工作室多张手机卡如何赚钱 真三国无双7 猛将传赚钱 搜狐视频推广赚钱 茅台股票 捕鱼来了每日一炮攻略 爱彼迎赚钱吗 知乎 美人捕鱼技巧 地下城合成还能赚钱吗 烟台赚钱买卖 博乐彩票网址 十五选五开奖结果 体彩p3试机号最近二百期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