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的陷痛

 
青春的陷痛
2015-10-26 05:23:35 /故事大全 /被圍觀

他搬過來的那個晚上,我正在樓梯口生爐子,我是那么不想有一個陌生的人搬來我家,打擾我的生活,我故意把爐門封上,煙一下子涌出來,彌漫了仄仄的樓梯,他一只手拎一只木頭箱子,無法揮手,被熏得眼淚唰唰地流,我也被熏出了眼淚,所以第一次見面,我們便都是哭著的,也許,這便注定了我們的結局。

他住二樓有窗朝南的房間,也就是我以前住的那個房間,而我搬去樓下的小房間住,其實家里本來就不大,可爸爸卻執意要將我的房間租出去,我能理解,爸爸下崗一年了還沒有找到工作,媽媽在街辦廠糊紙盒,下班了還要幫洗衣店熨衣服,熨一件衣服是一塊錢,有時候爸爸也幫著熨,但不是去洗衣店,而是拿回來,他怕別人笑話。

租房子的那個人是從江西來的,在附近的工地上班,好象是個木匠。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爸爸管他叫江西老表,我和妹妹背地里叫他大趴趴,因為他走路的時候,永遠都是低著頭的,低到最低,像是要趴在地上走一樣。

他好象從來都不說話,一開始的時候,我爸爸還跟他打打招呼,他就笑笑,后來慢慢的,爸爸就不和他打招呼了,他就像個幽靈一樣,每天無聲無息在家里走。因為小房間太小,所以我的很多書都還放在原來房間的壁柜里,每一次我去取,敲一下門,他就會主動走出去,等我取完東西再回來。有一次,他突然說,你的那本《青春的傷口》能不能借我看一下?那是他第一次跟我說話,我沒理他,而是把書拿走了。

大趴趴出事的那天,媽媽上夜班,爸爸和幾個同事去原來的廠里要拖欠的工資。晚上十一點多鐘的時候,有人敲院子里的鐵門,爸爸媽媽都有鑰匙,我便知道是大趴趴了。妹妹問我要不要開門,我說不開。后來便聽見院子里轟隆一聲響。

到爸爸回來的時候,才發現大趴趴痛得蜷在墻角下,血順著褲管一直流到鞋子里。大家七手八腳地把他送去醫院。檢查結果,粉碎性骨折。爸爸怎么也想不明白,那么一點高的墻,摔下來怎么就會粉碎呢。他躺在病床上,只輕輕說了一個字,命。

后來才知道,那天是大趴趴二十歲的生日,他和幾個老鄉在外面聚了一下,多喝了幾杯。大趴趴出院之后,還住在我家,我爸爸執意不肯收他住院的那兩月的房租,他卻執意要給。爸爸用那兩個月的房租給我買了一輛新自行車,因為我考上大學了,他不想我住校,說那太貴了。我家在城北,學校在城南,我每天騎著那輛自行車穿過大半個城市。

大趴趴去工地上班的時候,腿還沒有完全好,走路一瘸一瘸的,就感覺趴得更低了。出院的時候醫生說過,休養兩個月就不瘸了。可是到出院的第四月,卻還是那樣瘸,甚至瘸得更厲害了。爸爸說,是因為上班太早了,沒休養好。爸爸又說,這也是個苦孩子,才20歲,腿就廢了。

那天我又去取書,他從我身邊走過的時候,眼睛紅紅的,不知道,他是不是躲起來偷偷哭了。我拿了要讀的書,又把那本《青春的傷口》放回壁柜,最顯眼的地方。

其實知道大趴趴只有二十歲的時候,我挺驚訝的,因為我一直以為他最少有三十五歲的樣子,沒想到,他居然和我同歲。我二十歲的那天,剛好大趴趴交房租,所以爸爸就給我買了一個生日蛋糕,而且還是鮮奶的,上面嵌滿了鮮橙和草莓,媽媽給我切一小塊,給爸爸切一小塊,給妹妹切一小塊,又給大趴趴切一小塊,她讓我送到樓上去。我去敲門,大趴趴以為我要拿書,就想走出去。我說,我媽媽讓我給你送蛋糕。

他先是說不喜歡吃,看我站著不動,就低著頭,一瘸一瘸地過來接過蛋糕,又一瘸一瘸地走回去,捧著蛋糕站在桌子旁邊不說話,也不吃。我看見我那天放在壁柜上的《青春的傷口》還在原來的地方,沒有被動過。我說,那本書,你還看不看?他愣了一下,點了點頭。因為他本來就是低著頭的,所以一點頭,就感覺更低了,看不見他的臉,不知道他是怎樣的表情。

第二天回來的時候,在樓梯口遇見他,本來他都走進房間了,可又折回頭,好像是鼓了很大的勇氣才從口袋里掏出一朵木頭刻的花,是玫瑰。他說,送給你。我接過來,真的是很精致的木頭玫瑰,每一片花瓣都栩栩如生。他又說,昨天你請我吃蛋糕,我沒有禮物送給你。我笑了一下說,謝謝你,很好看。他也笑了一下,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笑的樣子,感覺比哭還難看。他說,過兩天工地開始刷油漆的時候,我幫你刷一下,你喜歡什么顏色?

爸爸又找到了新的工作,本來他從前答應過我,等他找到新的工作了,就把租出去的房子收回 來,那樣我就不用和妹妹擠在小房間睡了。只是他覺得,其實那個江西老表人挺老實的,不好意思提收房子的事情。我說,我在小房間都住習慣了。

爸爸找到工作之后,家里做飯和照顧妹妹的事情就全落在我的身上。每天放學,我便踩著自行車 拼命往家趕,然后開始生爐子做飯。大趴趴從工地給我帶了許多刨花和碎木頭。還教我生爐子的時候,要把爐門打開才不會有煙。他不知道,從前我是故意把爐門關起來,不想讓他走進我的生活。

從家到學校,有一個多小時的路程,有好幾次在路上看見大趴趴,一個人低著頭一瘸一瘸地在路上走。原來他換了新的工地,就在離我學校不遠的地方。后來有一次,我就嘎地把車停在他的旁邊。我說,我騎車帶你吧。他說,不用了。繼續往前走。我追上去。我說,我一定要帶你。他說,那我帶你吧。

那是他摔傷之后,第一次騎自行車,歪歪扭扭的,我坐在后面,抓著他的衣服緊張死了。他問我怕不怕,我說怕呢。他說,別怕,有我。那以后,他就每天騎車帶著我上學,放學。同學問我他是誰。我說,是我男朋友。

知道大趴趴要走的時候,是十一月初,天才一點點冷,我就看見他穿著厚厚的老棉褲,心特別的疼,醫生說過,他的腿不能受涼。爸爸問他,為什么突然要走。他說,工程結束了。爸爸問他明年還來不來。他說,如果有工程就來。爸爸說,明年要是來的話,還住我家,房子給你留著。

大趴趴交的最后那一百錢房租,爸爸讓我交班費的,可我卻弄丟了。爸爸發了很大的火,還摔碎了一個盤子,媽媽一直在抹眼淚,她說,那可要熨一百件衣服,糊五百個紙盒。我說,等我畢業了,工作了,我加倍還給你們。媽媽說,那是以后的事,現在你再仔細找找,是不是丟在哪個角落了。我去樓梯口找的時候,剛好看見大趴趴,他好像要下樓的,聽見我們在吵架,又折回頭。

所屬專題:
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,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!

 
搜索
 
 
廣告
 
 
廣告
 
故事大全
 
版權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
重庆时时冷热号 球探网足球技术 云南11选5开奖视频 14场足彩预测 双色球彩票预测 15选5 福建时时彩11选5 中国高频彩 湖北体彩11选5开奖查 自贸区赚钱的行业 做分期的公司怎么赚钱 彩票天津11选5技巧 宁夏11选5网上 25选5最新开奖视频公告 滴滴彩票苹果 大赢家即时比分...即时比分90 时时彩后三杀号技巧